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山东太古薛发利: “修飞机,就要百分之二百认真”

核心提示: 15年的工作时间,从一名普通的飞机维修技工、领班、高级领班到生产主管,再到飞机维护总指挥,一直到大修项目经理,他修过的飞机不计其数,带过的徒弟更是数不胜数。对工作的认真让他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同事都说:“‘利哥’的敬业精神让我佩服,我们的工作要求严格,他做得好、懂的专业知识又多,可以说‘利哥’是我在这一行里的标杆。”那么,“利哥”是谁?他就是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大修生产项目部项目经理——薛发利。

1

2

15年的工作时间,从一名普通的飞机维修技工、领班、高级领班到生产主管,再到飞机维护总指挥,一直到大修项目经理,他修过的飞机不计其数,带过的徒弟更是数不胜数。对工作的认真让他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同事都说:“‘利哥’的敬业精神让我佩服,我们的工作要求严格,他做得好、懂的专业知识又多,可以说‘利哥’是我在这一行里的标杆。”那么,“利哥”是谁?他就是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大修生产项目部项目经理——薛发利。

文/片 本报记者 白新鑫                

济南厦门来回“跑” 练就扎实维修本领

“我毕业那年正好赶上了公司成立,很荣幸成为了公司第一批员工。”薛发利向记者娓娓道来他的成长史。

1999年,薛发利毕业于山东省机械工业学校(现归属于山东建筑大学),毕业那会儿正好赶上了山东太古成立。当年6月,山东太古来到学校招聘。专业为机电一体化的薛发利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参加了应聘。经过了1个多月的严格筛选,薛发利顺利进入山东太古,正式成为一名机务人员。薛发利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飞机,抑制不住地激动。“这些年来,我一直对我的这份工作充满了热情、喜爱,打心里喜欢这份工作。”

当时山东太古刚成立,不论是培训能力还是综合实力都不像现在这么强。为了快速成长,1999年7月10日,进入山东太古当天,薛发利就跟一批同事被派到厦门太古培训实习。根据培训计划,近半年的理论学习后,还要进行一年半的机库实习。因为是新人,薛发利还无法承担一些重要的任务,只是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尽管如此,薛发利依然兢兢业业,即使拧一个小小的螺丝,他也会仔细检查很多遍。空闲时间,他就广泛翻阅各种维修资料,至今他还清晰记得当时用的是手动控制的胶带投影机。

“我们刚到厦门太古不久,山东这边就接了架飞机的大定检。由于人手不够,我们被紧急叫回山东帮忙,定检完再回厦门。之后一段时间,我们多次两边往返。济南这边忙了,我们就回来干活,干完了再回去,前前后后加起来至少8次。有一次本以为在济南干完活可以留在家过年,可是春节前几天,活干完了,我们只能回到厦门。第一次离开家过年,真有点遗憾,但也很兴奋。”薛发利回忆道。这种两地奔波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01年的3月份。“家里(山东太古)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只得提前结束培训计划。”

2001年3月到2002年5月,薛发利到航线部门锻炼了一年多。当时的他,白天在内场忙,晚上还要到航线帮忙做航后,异常辛苦,但薛发利直言,那是他们那批机务成长最快的阶段,“在几位老师傅的带教下,我们的技术水平和业务能力进步非常明显。”

之后,薛发利就来到了大修部门,一直干到现在,目前担任大修生产项目部项目经理。15年来,薛发利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工作认真、一丝不苟,不论发生什么事,工作永远是第一位。就在记者采访薛发利及他的同事的过程中,薛发利“丢下”记者,自己去参加一个临时会议。同事于振澎说:“利哥平时就是这样,换作别人,可能就不去参加这个会了,可利哥不同,不管这个会重不重要,只要跟他有一点关系,他一定都会出席。”

甘当严师 拧紧新人“安全”弦

这些年来一共带了多少个徒弟?这个问题竟让薛发利回答不出。“比我后进公司的员工几乎都带过,带过多少个真记不清了。谈不上带,大家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薛发利说。

薛发利把自己对工作的认真态度传授给了他的徒弟。他对新员工要求非常严格,要求大家干活利索,每一个操作都追求完美,不仅要把活干好,还要干得漂亮。同事于振澎也是当年薛发利带过的徒弟,于振澎告诉记者:“利哥对大家要求相当严格,就算拧一个保险丝,利哥也要亲自检查。”于振澎半开玩笑地说,他当年最大的目标不是挣多少钱、得到公司多少表彰,而是在利哥检查时没有犯错。“如果有任何一点缺陷,都是逃不出利哥‘法眼’的。”

虽然薛发利对大家要求严格,整个团队的氛围却非常好。同事都明白,利哥的严格要求是自己快速成长的助力。薛发利告诉记者,干机务这个工作,一定要百分之二百地仔细、认真,自己就是想给大家树立安全责任意识。机务人自身的安全、同事的安全、飞机的安全、设备的安全,都来不得半点马虎,“这才是教给新人们最宝贵的东西。”工作不忙时,薛发利经常会召集大家一起观看世界各地的机务维修失误的实例、视频,让每个人都拧紧安全这根弦。

退租遭遇百般刁难 缠着老外疯练口语

对工作的认真让薛发利迅速成长为一位合格的机务人,一位合格的管理者,一位合格的教员。尽管如此,在成长的道路上薛发利还是经历了一些困难。

薛发利说,现如今山航已经统一了波音737NG的飞机机型,当年尚没有统一机型,山东太古会承接山东航空波音一些飞机的退租检工作。退租检其实就是按照租赁合同上的要求,把租赁来的飞机维修到合同要求的水平。一般飞机停场半年前就会成立专门的飞机退租小组,准备退租。

薛发利说,退租是跟租赁公司之间的一场博弈,要尽量达到合同里的维护要求,还要尽可能节省成本,经常会遭到租赁公司的刁难。退租期间,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拿着厚厚的退租合同,根据里面的要求来维修飞机,能修理的部件不更换,虽然更换部件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但是成本也增加了,有些部件的价格相当高。  薛发利回忆一次退租经历,那架飞机的反推(发动机上的反向推动装置)上有个缺陷,不满足退租合同上的要求。根据波音公司的手册有修理的依据,但是租赁公司要求更换新件,薛发利经过查询发现,当时那个部件全球无货,于是他向波音公司咨询,波音公司给出了修理方案,但是需要经过周期比较漫长的实验。于是薛发利跟同事们在飞机维护手册上下工夫,找到了最合适的方案,跟租赁公司谈了2天,最终对方同意了太古的方案。“要知道那个零件1个就1万多美元,那架飞机要更换的话得换4个。”

薛发利说,英语是令他和同事都头疼的事。虽然是科班出身,薛发利直言,在学校学的英语到了工作中真的能用到的很少,何况他们的工作不仅要经常阅读英文手册,很多时候还需要同波音公司及其他外国客户交流,口语成为薛发利不得不“拿下”的目标。

2005年,太古开始承接日本客户的飞机维修业务,对于英语口语的要求比以前更严格了。薛发利觉得,要有一个好的语言环境才能够说好英语。于是他下班回家后就会下载很多英语视频、电影,自己一边仔细听一边把中文字幕挡住,锻炼听力。在工作中他更会利用现成的语言环境。薛发利经常和客户聊天,刚开始时沟通上有不少障碍,时间久了薛发利发现交流没有问题了。薛发利说,那段时间他整天粘着客户代表,不管是工作还是休息,吃饭的时间也不“放过”,拽着对方不停地聊天,练习自己的口语。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沈振
0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