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济南机务段梁秀彦: 机车里的“时传祥”

核心提示: 时传祥“宁肯一人脏,换来万户净”的故事想必尽人皆知,他的精神曾鼓舞了几代中国人。虽然,淘粪工在现代都市中消亡了,但只要存在社会分工,仍会有苦、累、脏的工作。因此,今天仍然需要时传祥“一人脏换来万家净”的精神,而在济南机务段整备车间的梁秀彦,便是一位清扫火车机车的“时传祥”。

E20_E20_0314

梁秀彦在认真地清理机车驾驶室的每个角落。

E20_E20_0318

清理火车的卫生间很费劲。

E20_E20_0319

清理火车的卫生间。

E20_E20_0316

清理火车的卫生间。

时传祥“宁肯一人脏,换来万户净”的故事想必尽人皆知,他的精神曾鼓舞了几代中国人。虽然,淘粪工在现代都市中消亡了,但只要存在社会分工,仍会有苦、累、脏的工作。因此,今天仍然需要时传祥“一人脏换来万家净”的精神,而在济南机务段整备车间的梁秀彦,便是一位清扫火车机车的“时传祥”。

最脏累的活

就是清扫厕所

3月19日晚,济南机务段整备车间的梁秀彦要上的是一个12小时的夜班。

18点40分,梁秀彦骑了50分钟的电动车,匆忙地赶到了车间的休息室,因为有风,晚上的济南让人感到格外清冷。在车间休息室,梁秀彦只有20分钟的时间做开工前的各种准备。

19点,梁秀彦要进行班前饮酒测试,这是他每次上班前必须要做的检测,“不得饮酒作业”是他们工作纪律中的一条红线。“打扫卫生要来回上下机车,不能有一丝马虎。”梁秀彦说。测试完后,梁秀彦便要赶到作业车间查看今晚的作业计划,之后便要开始一整晚的紧张工作。

19点50分,刚刚入库的一列和谐号电力机车停在了作业股道上,停电隔离等一系列安全保护措施都已实施完毕后,梁秀彦便提着各种作业工具,爬上机车。一米半高的机车门,只有三节台阶,必须抓着扶手才能上去,只见梁秀彦非常娴熟地爬上去。进入机车头,梁秀彦先是将机车操作台上的垃圾清理一遍,之后用抹布擦一遍。“每一个角落都得擦,每一块地板需要擦洗3遍才可以。”梁秀彦边说边用抹布擦拭驾驶室的玻璃。

在将驾驶室打扫一遍后,梁秀彦开始干起他工作中最累最脏的活,清扫机车里的厕所。梁秀彦所说的机车厕所位于驾驶室的后面,只有一人大小,进入里面必须低下头,打开厕所门后,一股刺鼻尿骚味扑面而来,逼得人作呕。“第一次闻肯定不习惯,我都早已习惯了。”梁秀彦说,这味道已经很小了。梁秀彦半弯下腰打开厕所右侧墙壁下方的一个隔断,取出一个细长的铁桶,一股更刺鼻的味道飘散开来。“这是机车出去一趟收集的粪便,必须清理干净。”因为过道太窄,梁秀彦只得一步一步地退出去,同时提醒着记者离远点。“太臭了。”他说。

在将铁桶里的粪便送到机车下面后,梁秀彦开始第一遍清扫卫生间,马桶盖、地板、墙角、墙壁每一处他都擦拭一遍,马桶后面的角落里不方便清理,他便单膝跪在地板上,一点点擦拭。因为常年使用化学清洗剂,梁秀彦的嗓子经常感到疼,“闻得太多了,就成这样了。”他边说边将擦拭好的马桶盖放下来。

除了清理厕所,梁秀彦还要对机车里的设备进行清洁,保持设备的正常运转。“这些设备要是灰尘太多,就会影响设备的运行,必须经常擦拭。”梁秀彦说,擦拭设备要比擦洗卫生间难多了,因为许多地方非常狭小。

50℃高温的机车里

一待就是一天

在记者眼里,梁秀彦的工作非常辛苦,工作环境也很差,然而在梁秀彦眼里,现在工作条件已经非常不错了,因为在这之前他的工作更脏更累。

随着机车技术的发展,目前济南机务段运行的列车绝大部分都是电力机车,而之前梁秀彦打扫的都是条件更为艰苦的内燃机车。

“与之前内燃机车比,现在的电力机车环境好太多了。”回想之前打扫内燃机车的时候,梁秀彦到现在依然记忆深刻。他告诉记者,内燃机车因为车体里有柴油发电机,各种输油管道特别多,输油管道长年累月地向外渗油,这给梁秀彦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地板上到处都是油,非常难擦。”梁秀彦说,因为渗漏的油太难擦,他往往一块地方要擦5次以上。

而这还不是让梁秀彦最为痛苦的地方,在梁秀彦的记忆里,内燃机车给他带来的最大痛苦是,夏天机车里有时近50℃的高温,“根本待不住人。”而就算在这样的高温环境下,梁秀彦仍然要戴着手套穿着长袖衣服工作,因为一不小心高温的铁皮就会将他的手或者胳膊烫伤。“啊!”这是梁秀彦以前工作经常喊出来的词。即使在这样的高温下,梁秀彦依然要必须按时完成工作任务,他便先打扫驾驶室这些温度相对比较低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台驾驶员的小风扇,而温度低也近40℃。

夏天内燃机车里温度太高,为此梁秀彦每次上班都要准备三套工装,反复替换着穿。“每次进机车里,没干一会儿一身就湿透了,不换下来穿着太难受了,还容易起痱子。”梁秀彦便利用每次打扫间隙,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用清水冲一下,晾起来,然后换一身干工装在继续工作,之后便来回换着穿。而等到下班时,他再换上第三身干净的衣服。

“那样身上没味,别人也舒服点。”梁秀彦这样解释。

虽然现在梁秀彦有时还要打扫几部老旧的内燃机车,但打扫的主力已经全是电力机车,这让他非常知足。他说,“想着比以前好多了,也就不觉得什么了。”

从技术工到“苦力”工

从未听他抱怨过

梁秀彦现在虽然干的是最辛苦的保洁工作,但他曾经也是一名技术工,然而随着列车技术的发展,他所学的知识却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自己只得慢慢从事起最基层的工种。

1982年,从济南铁道职业学校蒸汽机车专业毕业的梁秀彦被分配到了济南机务段,成为一名蒸汽机车钳工。那时,全国铁路运输的主力机车都是蒸汽机车,这份工作让从小梦想与火车头打交道的梁秀彦非常高兴。然而随着铁路技术的发展,蒸汽机车慢慢地从主力变成配角。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蒸汽机车退出了历史舞台,而此时的梁秀彦也就被调到机车配件加工厂上班。

“当时报名专业时,谁想到这么快蒸汽机车就被淘汰了呀。”梁秀彦说。虽然调到了内燃机配件加工厂,但自己干的还是技术工,开始内燃机配件需求量大,干起来也非常有劲。在这里梁秀彦一呆就是近20年,随着铁路技术的发展内燃机车逐步被电力机车替代,而他再一次面临着“失业”。

2009年,梁秀彦所在的备件加工厂因为没有订单,最终被历史淘汰,而这一年梁秀彦成为了一名内燃机保洁员,最终从一名技术工转变成一名服务员。然而面对这样的转变,虽然工作环境越来越差,梁秀彦总是一笑而过。“也没什么,都是工作。”梁秀彦说。

虽然,梁秀彦一直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慢慢地成为了一名服务员,自己干得也非常适应,然而在梁秀彦的同事那里,记者听到了不一样的答案。

梁秀彦的车间副主任赵华亭告诉记者,梁秀彦在开始干内燃机车保洁工作时,因为受不了浓重的柴油味和厕所污物的味道,经常吃不下饭,有时甚至呕吐。“那味道让人开始都受不了。”赵华亭说,虽然这样,但梁秀彦从来没在他们面前抱怨过一句。

当记者问起他工作怎样时,梁秀彦只是平淡地说:“都是工作,现在都挺好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沈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