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山航唯一国家级飞行员张庆社: 我从高空中看风景

核心提示: 作为山东航空公司唯一一名国家级飞行员和首批获得中国民航安全飞行的功勋飞行员,张庆社平时的为人处世非常低调。身兼山航副总经理、总飞行师、青岛分公司总经理,他深知荣耀背后即是责任。

E16_E16_0358

E16_E16_0322

作为山东航空公司唯一一名国家级飞行员和首批获得中国民航安全飞行的功勋飞行员,张庆社平时的为人处世非常低调。身兼山航副总经理、总飞行师、青岛分公司总经理,他深知荣耀背后即是责任。

“每次旅途中,经过起飞的压力后,将整片风景尽收眼底,那感觉十分奇妙。”正如张庆社所说,他的人生旅途,无疑契合了“在高空中看风景”的状态,忙碌工作背后凸显的、隐藏的都可以一览无余。视野一旦拓宽,心境也随之开阔。

文/本报记者 杨万卿 片/本报记者 白新鑫

把山航比作一架飞机 分公司就是起落架

记者没想到,第一次见面,是在山航餐厅“偶遇”张庆社。他的长相很随和,浓浓的眉毛和一笑就眯起来的眼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有一种特别的“喜感”。

此刻他正坐在最靠墙的桌子一侧,不动声色地夹菜,一荤两素,吃得津津有味。即使在午餐期间,仍有工作上的业务需要操心,单位同事端着餐盘过来沟通交流,他频频放下碗筷耐心应答。饭吃了没有半小时,他把空餐盘端走,离开了餐厅。

十分钟后,记者在总经理办公室再次见到他。他已经开始处理放机长的业务,一系列的检查、签字后,才抽出时间开始接受采访。

2014年之前,他还没有这么忙。2014年3月份,他兼任山航青岛分公司总经理,按照他的话说,来到青岛之后“忙多了”。“在分公司,我们的职责是统揽全局、统筹协调、统一对外。山航是一个大家庭,既然我来到了青岛,必须得主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张庆社说,如果把山航比作一架飞机,那么分公司的位置就是起落架,既要承受整个运行的上层建筑,又要“接地气”,与基层紧密结合。青岛分公司是山航最大的分公司,有近3000名员工,目前共保障飞机26架。8月份,飞机数量将增加到28架;年底,飞机数量达到30架。青岛分公司的飞行量占到总数的47%,各方面都比较独立,可想而知,管理运营这么一个庞大的分公司并非易事。

“我一直在想,如何科学地管理分公司,做到恰到好处,说起来简单,其实非常难。”张庆社提到,除了运行指挥,分公司还要保障所有员工的食住行,协调当地机场公司、空管、边防、海关、卫检等等部门,自己就像一个总指挥,必须带着极大的责任心去管理整个群体。所有人员保障做到后顾无忧,就能使分公司有序运行,也能让总公司更好地腾飞。

飞行经历40年 安全责任大于天

除了青岛分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张庆社首先是一名安全飞行两万多小时的机长。至今,他从事飞行事业已经40年,安全飞行两万两千多小时。在这40年的飞行生涯中,发生过一些惊险的故事,每一次,张庆社都能凭借娴熟的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有条不紊地化解难题,在万里高空之上一次次化险为夷。

“飞行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但我特别喜欢在高空中看风景。白天有蓝天白云,夜航有灯火阑珊。整个华东地区都在自己的视线中,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少年时的张庆社,梦想其实是当一名空军飞行员。“当时就感觉驾驶战斗机很酷。”上个世纪建国不久,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人们,有着浓浓的军营情怀和满腔的报国志向。少年张庆社也不例外,他向往军营,向往身着绿军装,保卫祖国边疆。同时,他对蓝天有着深深的向往,期待有朝一日自己可以驾着飞机在蓝天翱翔,保卫祖国疆土。

1975年,17岁的张庆社经过了重重选拔,进入了空军第十四航校,从此开始了他漫长的飞行生涯。在航校毕业后,根据统一分配,他最终与民航结缘。

众所周知,飞行员招收标准很严,对于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要求极高,称得上万里挑一。那一年,全省招的人很少,张庆社一路过关斩将,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成为家乡县城被选中的两名飞行学员中的一个。他性格沉稳,善于钻研,在进入航校之后,努力学习知识和技术。当上机长后,张庆社先后在武汉民航局、南方航空公司工作过,技术经验不断积累。

1980年,年仅二十出头的他就当上了机长。“刚当机长时,我就感受到很大压力。光荣有多大,压力就有多大。”张庆社提到,当时自己飞客机,乘客基本都是县团级以上的领导,内心里既兴奋又忐忑。

有一次,长沙飞往广州的航班正好赶上天气变化,而乘坐该班客机的乘客等着参加第二天外交部举办的贸易活动。雷雨交加的恶劣天气使飞机延误,大家都很着急。为了将乘客安全送达广州,张庆社创下了四进广州、第五次才安全降落的纪录。到达广州机场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8点30分,他几乎是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这时的张庆社,才26岁。

2001年,他选择回到家乡,加入了山东航空公司,任总飞行师兼安全技术部部长,为家乡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我们全家都是山东人,我选择加入山东航空,就是选择了回家。”张庆社说。

和年轻飞行员 “飞好算你的,飞不好算我的”

身为公司的总飞行师,张庆社不但对自己的飞行要求严格,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不断有新的飞行员进入到这个行业,他还要担负起教导和培养新飞行员的职责。张庆社说:“我在培训部接触到了一批批的小飞(飞行学员、副驾驶),现在的80后、90后的年轻人,和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他们更有个性,教育方式也得跟着转变。”很多飞行员从国外进修回来,经验还不够,张庆社身为拥有四十年经验的机长总是手把手教他们。但是在驾驶室,他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大家没有长幼尊卑之分,彼此都是平等的同事关系,所以,现在很多小飞,都愿意和张总一起飞,心里踏实。

“刚开始小飞跟我一起飞,肯定紧张,但驾驶操作过程中,紧张是大忌,我就告诉他们,飞好了算你的,飞不好算我的。”张庆社说,自己也是从小飞一步步走到今天,深知良好的心理状态是飞行安全的前提,“飞好了算你的,飞不好算我的”这句话屡试不爽,让一批批小飞卸下了心理负担,更乐于与这位老领导一起执飞。

在和后辈们谈起飞行时,他强调最多的还是安全和责任。“虽然我比较尊重大家,照顾大家的心态,但飞行工作实际上是非常严谨的,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浮躁。”

张庆社曾说过一名优秀的飞行员要具备的素质,首先要有高度的责任心,每个飞行员在天上飞时,都担负着全机人的生命,要为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负责;其次要具备高超的飞行技术,还要有全面的知识储备;再次,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任何时候都要临危不乱;最后,要有服务意识,一切以乘客的利益为出发点。

女儿嫁人了 “作为父亲心情复杂”

飞行员这个行业在很多人看来,非常值得羡慕。但外人所不知的是,飞行员们不但要经受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压力和挑战,更要忍受常年与家人聚少离多的考验。这些年,张庆社每月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不在家,父母跟前尽孝道、陪伴女儿成长,他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好在身为军人的妻子理解他,将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让他在天上飞的时候,从来没有后顾之忧。

2014年来青岛后,张庆社也终于能和家人长期团聚在一起。让他失落的是,女儿也在这一年嫁人了。他跟记者说,“你不会明白,作为一个父亲,平时没能好好陪女儿,终于能团聚了,却把她的手交给另外的男人,心里实在是太复杂了。”

谈起幸福的话题,张庆社总是不断地提起干一行爱一行,除了家人的幸福,乘客的平安抵达可以说是自己最欣慰的事,而乘客的满意回馈会让自己十分有幸福感。最近有一次,他搭乘烟台飞济南的航班,身边坐了一位男乘客,攀谈之中,得知这位男乘客因为工作关系常常要坐飞机全国跑。听到这位乘客唯独对山航的技术和服务赞不绝口,张庆社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但是那种幸福的满足感还是让他久久回味。

如今,再次提起对于未来生活的理想,张庆社脸上露出向往的微笑:“再过3年我就该退休了,这3年间我还要好好多培养几批新人,让他们成为真正优秀的飞行员,我也就放心了。等我退休了,我的时间都要用来陪伴家人,这些年亏待他们了。”这些话,在我们听来最普通不过,却是一名飞行员,也是成千上万的飞行员,为飞行事业奉献自己的全部青春和智慧之后,作为一名儿子、丈夫、父亲说出的最实在的话。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沈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