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济南东站信号楼值班员马逸群: 车站“中枢神经”的守护者

核心提示: 刚走进济南东站“隐蔽”和“人迹罕至“的信号楼的行车室,记者听到的就是此起彼伏的电话声和不绝于耳的各项指令下达声,9个显示屏和4台电话机是他们的工作设备,前排坐着2名信号员,他们负责不同方向列车的接发车信号;后面是车站值班员,也就是马逸群的工作位置,所有列车的进入和驶出全都由他发号指令进行操控。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是表情严肃,马逸群双眼正紧盯屏幕,左手抓着电话,右手还拿着对讲机下达命令,“正常情况下接一列车需要四五个电话,差不多一天需要上千个。”马逸群告诉记者,长期说话造成嗓子经常“冒烟”状态,还患有咽喉炎,耳

上一篇 下一篇  马逸群一天下来要接听上千个电话。  面对九个显示屏,一天到晚神经都要紧绷。  

马逸群     

坐上列车,旅客最关心的就是正点、安全地到达终点,但是大家对发号列车行车和停车指令的铁路信号楼或许都比较陌生。6月25日,记者来到济南东站“隐蔽”的信号楼行车室,这里负责着济南、章丘、黄台和北园方向列车进出站的信号指令发布,是整个车站的中枢神经系统,“这要在战争年代都是有军队把守保护的,在和平年代,进出也需要层层把关。”济南东站副站长刘荣村说。

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信号楼里都是一片繁忙,里面的值班员马逸群和他的小伙伴们每天都在紧张而有条不紊地“指挥”着火车的运行,“这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造成车毁人亡。”马逸群告诉记者,一个手势、一句指令都重如泰山,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旅客能够安全、正点地到达目的地。

文/本报记者 刘胜男

片/本报通讯员 曹大凡

不许带手机上岗,无特殊情况不准离开座位

8:30是信号楼行车室两个班组的交接班时间,早晨7:30马逸群就和他同组的小伙伴们来到济南东站的信号楼,查看班组计划、上级命令以及重点列车的分配情况,从早晨8:00班会点名时间开始,在上班前他们三人都会做同样的事情:上交手机、去卫生间。据了解,为了保证列车运行安全和让值班员、信息员精神高度集中,上班时间任何人不准带手机上岗,“天大的事都不如行车命令和行车安全重要。”马逸群告诉记者,由于上班时间从早晨8:30开始一直到晚上20:00,在这期间,没有特殊情况值班员和信息员不准离开座位,因此他们的饭菜全由食堂人员亲自送到,“就连上厕所也是一路小跑,丝毫不敢懈怠。”

“G186五道,通过,去济南方向。”

“G186接近,助理值班员5道接车。”

“G186通过。”

刚走进济南东站“隐蔽”和“人迹罕至“的信号楼的行车室,记者听到的就是此起彼伏的电话声和不绝于耳的各项指令下达声,9个显示屏和4台电话机是他们的工作设备,前排坐着2名信号员,他们负责不同方向列车的接发车信号;后面是车站值班员,也就是马逸群的工作位置,所有列车的进入和驶出全都由他发号指令进行操控。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是表情严肃,马逸群双眼正紧盯屏幕,左手抓着电话,右手还拿着对讲机下达命令,“正常情况下接一列车需要四五个电话,差不多一天需要上千个。”马逸群告诉记者,长期说话造成嗓子经常“冒烟”状态,还患有咽喉炎,耳朵甚至也会出现幻听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济南东站信号楼担负着济南、黄台、章丘和北园方向等所有进出济南东站的客货列车接发任务。“每天有310多趟列车经过,赶上春运暑运或者列车调图的时候甚至更多,接发密度太大。”济南东站副站长刘荣村告诉记者,客车和货车都在这里经过,赶上春运、暑运的时候差不多4分钟就要接发一趟车。列车密度大,工作任务重,信号楼目前共有四个班组轮流值守,每个班工作都在十个小时以上,需要24小时不间断地接送过往的列车。

一天到晚紧绷神经,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

“干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需要责任心,处理事情时必须果断、胆大、心细。”马逸群边盯着屏幕边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列车会有固定的股道和停车时间,但是碰上特殊天气造成列车晚点的时候,他们则需要按照经验和快速的大脑转动来紧急舒缓交通,缓解轨道上的“交通拥堵”。

在马逸群看来,从早晨坐上值班员的椅子开始,他这一天就必须紧绷神经、丝毫不敢有任何松懈和马虎。“所以现在压力大到大把大把地掉头发。”马逸群笑着告诉记者,他们最怕碰上恶劣天气造成列车大面积晚点,一旦列车晚点就会带来连锁反应,造成临时积压,“铁路又不像公路,不能临时变道,缓解拥堵。”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马逸群和他的“战友”们分清主次和轻重缓急,调配好列车的进站和运行衔接,精确下达各项指令、明确传递行车命令,从而把握最佳时间让列车快速进站,“这就需要果断掌握时机,否则晚点列车会越来越多,给自己的后续工作带来更多麻烦。”

11:30,马逸群和他小伙伴的工作午餐由专门的工作人员送到了信号楼行车室,“这是我们济南东站唯一需要把餐饭送到办公室的地方。”济南东站副站长刘荣村告诉记者,由于这一行业的特殊性质,不能离开座位、远离岗位,所以他们只有出去上厕所的两三分钟时间可以不在座位上,“一天下来全在座位上,只有脑力活动,没有体力活动,我现在已经由当初的110斤胖到了150多斤。”马逸群说。

同时,由于长时间坐着上班,马逸群也养成抽烟和喝茶的习惯,“原则上是不允许抽烟的,但是熬不住,尤其是晚上上班的时候。”马逸群告诉记者,从当上信号楼的值班员开始,马逸群的烟量就是递增的状态,已经由之前的一天半盒到现在的一天一盒,必须靠它来提神。此外,为节约时间,厕所就安排在他们行车室的旁边,但是他们也尽量减少去厕所的次数,“因为出去就需要找个人来暂时顶替,交接麻烦不说,就怕没听清楚造成事故发生,稍有不慎很可能车毁人亡。”因此,马逸群只有在特别困和渴的时候才喝点茶水,尽量减少去厕所的次数。

出身铁路世家,感谢家人理解

“在信号楼的单身小伙子难找对象,找着对象的又不能顾家。”济南东站副站长刘荣村告诉记者,由于上班时间不规律也没有固定的节假日,约会时间太少,现在的小姑娘都不太愿意找铁路系统的小伙子;结了婚的工作人员则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家人,家里有什么事情都帮不上忙,有可能会引发家庭纠纷。

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在马逸群的身上,由于出生在铁路世家,爷爷、姑姑和妈妈都是铁路上的工作人员,因此当兵归来后马逸群也毫不犹豫地进了铁路系统,“尤其是干了车站值班员之后,家里所有的事情就没帮上什么忙。”马逸群告诉记者,和妻子谈恋爱时俩人连个电影都没看过,约会时间都是在晚上八点之后,就连结婚的时候他也只是出现在婚礼的仪式上,所有的准备工作和新房的家具等都是他母亲和妻子一块操持的。

由于上班时间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并且上班时间较长,因此马逸群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补觉,“休两天的时间,一天都在睡觉,因此家里有什么事情也都帮不上忙。”但是,令马逸群特别自豪的是家里所有人都支持他的工作,“可能妻子会有稍微抱怨的时候,我奶奶就经常到家帮忙并劝说妻子。”因此,凡是马逸群休班在家睡觉的时间,所有人都是轻手轻脚,就连四岁的孩子都会被妻子或者母亲抱出去玩耍,“生怕我休息不好,在单位精神不集中,造成列车运行事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沈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