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中建八局一公司李海娟:用生命诠释何为担当

文/通讯员 张薇

泪雨绵绵,泉城呜咽。

2015年11月14日,在企业营销系统奋斗了20年、将肺癌隐瞒所有人三年的国企好员工——中建八局一公司投标部经理李海娟,因病抢救无效,永远闭上了眼睛,离开了深深敬爱她的领导、同事、朋友、亲人,离开了她用生命去热爱的事业。

四个月后,我们来到济南,追忆这位逝去的好员工。然而,当采访多次进行不下去,被哭声打断的时候,当领导们悲痛万分地惋惜失去了一个勇于担当的“好员工”,同事们泪如雨下地念叨失去一个“好大姐”,亲人们颤抖地问苍天为什么要带走自己的“好妻子”、“好妈妈”、“好儿媳”、“好女儿”的时候,我们深切地感悟到,人人心中都有杆秤,她为企业带来效益,为所有人捧上真心,大家就会用无尽的眼泪送别她,用呜咽的讲述传颂她,用深情的文字留住她。

    一心只为工作 病情隐瞒三年

2015年11月14日,当李海娟去世的消息在公司上下传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而也是到了那一刻,大家才知道她所住的医院在哪,之前怕耽误大家工作生活,李海娟紧紧地守护着这个秘密。

“这不可能,李姐昨天还在发短信和我讨论那个标书。”

“我前两天问她身体情况,她还说是小感冒,已经快康复了。”

同事们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出差刚回济南的中建八局一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李永明收到“海娟不行了”的信息时,立即赶往医院,一路上都在和自己说:“没关系的,一定没事的,发烧引起的并发症不致命的。”

然而,海娟真的走了,而且走的并不突然。唯一知道真相的海娟的丈夫石文红道出了实情。

2012年,李海娟被查出患了肺癌,必须进行手术。她默默地思考了几天后,同石文红商量,这个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父母、儿子都不要说。

同年12月份,海娟向公司请假说自己需要做一个微创的妇科手术后,就去医院切除了60%的肺叶,为了不泄露病情,她谢绝了一切来访。

术后一个月,她回到了公司。面对领导同事关切地问候,她永远是大声地笑着说:“就是一个小小的手术,早就康复了。”

投标报价工作有其特殊性,为了保证标书中的所有数据、信息都是最精确的,作为定标的决策者,开标前两天这最关键的时间段基本都需要通宵工作。看着海娟加班、熬夜、出差,石文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无数次和妻子商量,“把病情告诉领导吧,换个轻松一点的岗位吧。”

“好,好,再拖一段时间,等把这个标投完我就去向领导汇报。”海娟一遍一遍这样回答着,却一次一次放不下手里的工作。

这一拖就是三年。

2015年9月底,正在进行两个重要标书的制作时,李海娟开始持续低烧,咳嗽日益加剧,不下十个同事催促过她,“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咳嗽太厉害了”、“快去医院看看吧”,她总说,“我的身体我知道,没事的。”

10月29日,李海娟终于坚持不住倒下了,石文红将她送到了医院,医院诊断——是肺癌引起的并发症,癌化率已经到了95%。

到了这一刻,李海娟依然坚持不让石文红告诉任何人,只是发了个短信给领导,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发烧,需要休息几天。

住院期间,只要同事打来电话询问工作,她总是不让挂电话,深怕少问了任何一句,深怕遗漏了任何一项工作。由于连续高烧,李海娟开始浑身浮肿,嘴唇、咽喉起泡,渐渐不能发声,她就用QQ、短信发信息联系工作。11月14日,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李海娟艰难地给负责项目营销的公司副总经济师王桂栓发了一条短信:“王总,这次我可能真的跟不了这个标了,别耽误了工作,请您安排其他人吧。”

“那天晚上,抢救了两个小时,海娟手里一直紧紧地握着联系工作的手机。后来我想拿走手机,却怎么也拔不出来,我知道,我知道她放不下她的工作啊。”说到这,石文红热泪难抑。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需要无数志士仁人勇于担当。李海娟就像一团热情的火焰,把自己燃烧得彻底。

李海娟去世后,追悼会于11月16日举行。原定不到100人参加的,当天却有700多人自发从各地赶来。

那天,天上的雨,像泪一样倾泻,脸上的泪,如雨一般滚落。

那天,党委工作部副部长高继贵的电话响了一天,电话内容全是,“一定等等我,我已经到济南了,我一定要看海娟最后一面。”济南分公司市场部经理谢新坡的微信里面的转账根本接不过来,“我今天赶不过去,你一定帮我带到,这是我对海娟表达敬意的最后一次机会。”……

那天,50多米的长廊上,花圈摆了一层又一层,有人跪倒在地好久起不来,有人追悼会结束却迟迟不愿离开,有人知道的晚,追悼会结束了还在往济南赶……

那天,灯火常在,行者不孤。

1

结算精益求精 数据分毫不差 

“毫无疑问,海娟的离去,对一公司的营销系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主抓营销工作的中建八局一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文祥在讲述海娟事迹的时候始终语气低沉,只有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斩钉截铁。

在探寻这个山东村里娃如何一步一步走出大山,成长为上下认可的投标系统领军人物的过程中,我们深切明白了,大家发自内心对李海娟的尊敬,不仅仅来自她的精神,更来自她出众的业务能力。

2008年5月,处于爬坡阶段的一公司成立了成本管理部,而出任部门副经理的就是李海娟。那时公司有些项目潜亏,而项目兑现、分包结算的问题也亟待解决。为此,李海娟开始到各个分公司清理结算。相关的项目该不该兑现?兑现多少?怎么兑现?她用一年时间,将多年积累的旧账全部理清,为公司的快速发展扫清了障碍。

那一年,大半年在出差,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加班。“海娟带孩子加班的习惯就是那段时间养成的。”当时的成本管理部经理、现任一公司总经济师许长辉说。

2009年,李海娟出任投标部经理,公司也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公司给了她机遇,她也竭尽全力,坚毅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用自己扎实的专业能力推动企业前行。公司办公室有记录显示,从2009年开始,年年部门考核,投标部都排在前列。

同事袁鹏杰讲述,那是2011年的一次模拟清单招标,根据甲方提供的数据,大家核算出各项报价。报价人员拿给李海娟核定,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要来甲方给出的模拟清单查看,始终皱着眉思考着。“甲方提供的这个基础模板数值不对劲,怎么可能这么高?光这一项我感觉虚高了有1000万。”李海娟在大脑里盘旋了几遍类似建筑的数值后给出结论,“降低价格。”

经过五轮询标,一公司顺利中标。当正规图纸发来的时候,项目商务经理第一时间查看了基础模板数据,比当时清单上的数值低了10倍,和李海娟当初估计的一模一样。

“我当时就一种感觉,能和海娟姐在一起工作,太高兴了,能学到好多。”袁鹏杰说。而有这种感觉的又何止他一人。

同事崔冬青说,那次去河南出差,在指导几个项目投标的间歇,李海娟听说一个项目正在和某分包商洽谈分包结算,而这个分包商是个“老大难”,他们由于和中建合作较多,非常能抓准公司的弱点,无论如何不让步。李海娟来到项目会议室,一上来就和分包商确认索赔项,确认后立即签字,然后对着图纸一条一条计算工程量,思路清晰,逻辑合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时钟从中午来到了晚上9点。

“咱们先计算好,然后再去吃饭,好吗?”李海娟声音不高却坚定。最终,分包商低下了头,承认一公司的最终结算。公司为此节约了27万元。

才27万,折腾这么久值得吗?有人问。

“别说27万,一分钱也值得。”当时,崔冬青记得李海娟这样笑着说。

顶层设计,中间推进,基础实践,李海娟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每一次投标结束,无论成败,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总结。同事彭冬玲和赵晓娟在整理李海娟办公室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大箱子笔记本,工作笔记、体会总结、经验教训……每一本都密密麻麻。

从2012年到2015年去世前,李海娟参与了大大小小的投标110余次,中标合同额近500亿。中标率高达50%,远远高于业内30%的平均值。

如何确定总价和分部分项报价?如何把握标书的宏观和微观?李海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她把这个办法教给了战线上的所有兄弟们。“我们现在做标书都是用的这套办法,那一刻好像海娟就站在大伙身边,从未离去。”同事们说。

海娟走了,但她的声音、她的身影、她的精神、她的经验,仍散落在公司的角角落落,鼓舞着每一个人向前走。

2

    时间都给工作 留给亲人太少

李海娟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太平镇的一个小山村里,村里人提起海娟都说“那个女娃是个好人”,每年过年回村里,都会给街坊邻居带去各种各样好吃的,还有一些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衣服。

而石文红给妻子打出的分数,是85分。

“她把时间都分给了工作,留给亲人的太少了。”石文红低下头,许久后又抬起头,“但她是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好儿媳。”

公公岁数大了,满口牙齿基本都出了问题,海娟就带他跑了好几趟医院,把所有的牙都换了一遍。婆婆从老家到济南来住一段时间,海娟就带她逛商城、吃美食、买衣服。虽然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但是两位老人家心里明白,海娟带他们出去一趟,就意味着要多加一天班。

海娟去世的消息被他们知道以后,两位老人伤心过度,在床上躺了20多天,没有起来床。

李海娟感觉最亏欠的人,就是刚上高二的儿子佳佳。“很少带儿子出去玩是海娟最大的遗憾。”石文红说。但海娟从来没有放弃要做一个好母亲,孩子小的时候,她就是带着孩子一起加班,甚至一起出差。孩子大点了,她再忙也要回家做好晚饭,需要通宵加班的时候,她就回家指导完孩子作业,看着他睡着,再轻轻关上门回到办公室。

离海娟去世已经四个多月了,但悲痛凝重的氛围依然笼罩着中建八局一公司。

海娟的QQ空间里留言不断:“娟姐,今天下雨了,想你。”“姐姐,愿天堂安好,来世不要再那么辛苦了。”“海娟,今天下了好大的雪,你那边冷吗?”“现在只要一路过您的办公室,眼泪就忍不住地往外涌。”……

安徽分公司任文波是追悼会当天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采访时,这个坚强的汉子眼眶红了一次又一次,“海娟姐对我们每个人都特别好,就像亲人一样。”

任文波2006年参加工作,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李海娟的部门。当时他的女朋友在外地,总到济南来看他,但刚工作工资不高,让小任很是苦恼。

有一天,李海娟对任文波说:“晚上来我家里吃饭吧。”

“今天我女朋友来济南找我,就不去了吧。”

“你以为我请你啊,我请的就是你女朋友,一定要来啊。”海娟大笑起来。

任文波有些吃惊,原来海娟听到了他打电话,知道他女朋友要来,特地早早回家准备了一桌子饭菜。“有红烧肉,羊肉汤,鱼,土豆丝,还有饺子……”

后来,每次任文波的女朋友来,李海娟会用心准备,然后叫他们到家里吃饭。

在工作中,李海娟用异于常人的毅力,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担当着自己的责任。但对身边的每个人,她时时流淌出女人的温柔天性,不仅慈悲,而且慈悲的纯真。

有一次由于投标部员工操作失误,误删了关键资料,最后投标失败。李海娟笑着安慰满心内疚的员工说,“没事没事,吃一堑长一智哦。”随后转身就进了董事长办公室,“这次投标失败完全是我的责任,是我定标失误,我会做深刻检讨。”

“当时我们几个年轻人家在外地,一到周末或节日,海娟姐就把我们几个单身汉叫到家里吃饭,每年春节前都送我们到车站。”吴祥飞说。

“我有一段时间特别不顺心,家里也成天吵架,海娟姐用了一个月时间天天开导我,直到看见我真正开心起来,她才放了心。”张学军说。

“刚毕业的时候住在集体宿舍里,海娟姐有一天来找我们说事,发现房间里特别冷,她立刻回家把自己家的电暖气扛过来给我们取暖。”李娜说。

2015年10月27日,李海娟病倒入院的前一晚,正在济南分公司整理标书,一同加班的谢新坡、张新荣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居然成了最后一面。

“我那晚还在开玩笑,说李姐最近怎么胖了?她还笑着说,身体好,吃得多。其实哪是吃得多,是这几年一直在偷偷打针吃药,里面激素催胖的啊。”谢新坡哽咽了。

“那晚加班结束已经12点多了,海娟和我说把电脑就放我这,不带走了,明天继续过来加班。谁知道,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说到这,张新荣已经泣不成声。

2015年年底,相比于“十一五”末,中建八局一公司产值规模和员工总量翻了一番,效益翻两番,综合实力首度进入中建三强。

然而,她却不能和大家举杯相贺了。

3

人心之碑,足耀千秋。

喜欢爽朗大笑的海娟走了,坚守岗位、勇于担当的海娟走了,同事们的好姐姐、好妹妹海娟走了……但千千万万个中国建筑的“海娟”们永远不会忘记你。

你用责任成就着自己的梦想,你用宝贵的生命诠释着何为担当!你把自己绑在日夜疾驰的企业发展战车上,碾碎了自己,却用生命迸射出了一道耀眼、却直照人心的光芒。

海娟,你会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你“坚守敬业、无私忘我、勇于担当、真诚友善”的精神,也必定将成为中建八局发展史册上的宝贵财富。

李海娟小传:

李海娟,女,汉族,大学学历,1973年7月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太平镇亭子头村。1996年毕业于山东广播电视大学工民建专业,后进入中建八局一公司工作,曾任项目预算员、分公司预算科科长、公司成本部副经理,生前担任投标部经理。先后考取了国家注册造价师、国家注册招标师,并入选山东省评标专家库。2015年11月14日,李海娟因病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窦静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