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山航飞行员李江河的两重面孔:笑对旅客严待学员

核心提示: 作为一名山航飞行员,李江河同其他部队转业的飞行员并无多大区别:作风严谨,性格耿直。对旅客来说,飞行途中机长通常都在驾驶舱内,不常露面,颇具神秘感。但旅客想见李江河一面却并不难。遇上航班延误,有旅客要求“机长给个说法我就不闹事”,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亲自给旅客讲解航班为何延误,令旅客心服口服。然而作为飞行教员,他却非常“吝啬”自己的宽容大度,变身“魔鬼教头”,严格要求飞行学员。“离地三尺无小事,我是个事儿比较多的教员,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李江河这样解释。

 

作为一名山航飞行员,李江河同其他部队转业的飞行员并无多大区别:作风严谨,性格耿直。对旅客来说,飞行途中机长通常都在驾驶舱内,不常露面,颇具神秘感。但旅客想见李江河一面却并不难。遇上航班延误,有旅客要求“机长给个说法我就不闹事”,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亲自给旅客讲解航班为何延误,令旅客心服口服。然而作为飞行教员,他却非常“吝啬”自己的宽容大度,变身“魔鬼教头”,严格要求飞行学员。“离地三尺无小事,我是个事儿比较多的教员,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李江河这样解释。

本报记者 杨万卿

河北人在山东

“我与山航有缘”

未见其人,先闻其名。籍贯河北邢台的李江河是山航飞行部飞行二大队一名C类飞行教员,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学校,2001年加入山航,有20多年的飞行经历,累计安全飞行13000多小时,熟练掌握多种机型,先后飞过轰五、运-8、初教六、波音737等机型。他多次被公司授予优秀机长、模范教员等荣誉称号,2012年被中国民用航空总局授予“铜牌飞行员”称号。2014年,山航金鹰飞行队成立之初仅有70多名飞行员,李江河就是其中之一。

初见李江河,他除了飞行箱,还拎了个硕大的黑色书包,里面装了四天的换洗衣服,健步如飞。原来,采访当天下午他要飞厦门驻外,干脆连行李都拿上,准备随时进场。五十出头的李江河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更年轻,但在山航飞行部飞行二大队,他已是名符其实的“老机长”。“我刚来青岛时,山航青岛这边只有3架飞机,飞行员也只有30多人,现在翻了十倍不止。”

李江河还未从部队转业时,1992年被调到烟台莱阳,在部队飞轰炸机、侦察机和运-8,在山东一呆就是九年。随后进入山航飞行部工作至今。“说起来我和山航是有缘分的。我很喜欢山东人,山东人都很朴实,青岛的环境也很好,我挺满意。”

他喜欢山航,在山航也飞得优秀,几乎可以胜任所有的航线。作为一个资深飞行员,飞行工作对于他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熟悉,“我在驾驶舱,可以通过气压变化判断出有没有旅客进入洗手间;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我也可以听到不和谐的声音,从而判断机身有没有故障。”

离地三尺无小事

压力来自安全和英语

在很多人眼里,翱翔蓝天是一件美丽而浪漫的事,但穿上机长制服便知这身光环背后所承载的责任和使命。“机长的肩上有四道杠,分别表示专业、知识、技术、责任……”对待飞行技术,李江河有一股执着的钻研精神。平日里他翻阅最多的书就是厚达几百页的飞行操作手册。在飞行中碰到难题,李江河会像个渴望求知的学生一样,与其他飞行员们相互探讨、互相研究,这是李江河认为最快乐的事情。

在李江河心中,保证安全是飞行的最低要求,“离地三尺无小事”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刚从部队转业来民航时,我的压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安全,二就是英语。”

初到山航,李江河接触的机型就是波音B737,“虽然是团队合作,但机长必须具备一个人独立操作的能力。你想想,要负责飞机上所有旅客的安全,这怎么能没有压力呢?所以,这根弦始终得绷着。”进入山航后,英语基础约等于零的李江河头一次遇到“比飞机技术还难的语言关”。从莱阳转业离开后,他首先到临沂学了三个月的“速成英语”,然后才到青岛报到。“我们这些部队转业的飞行员起步太晚,到现在能听得懂专业英语,但口语比起年轻人还是有欠缺,可想而知当时刚转业时压力有多大。”李江河笑着说。

常言道“无规矩不成方圆”,作为飞行员更是如此。李江河把严守规章、按章办事、做手册员工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他说飞行是一种高风险行业,稍有疏忽和松懈就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他始终本着对国家、对他人、对自己高度负责的精神去对待每一次飞行。平时的飞行中,李江河总是认真做好航前准备,严格落实检查单制度、交叉检查、标准喊话、认真核对。他对机组成员和搭挡同样严格要求,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去带动和影响他人,同事们都亲切地称他李大哥。多年来,他每次都能出色完成各项工作任务,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

犀利教员用刺激疗法

希望“小飞”主动求教

作为一名飞行教员,李江河也少不了跟年轻的飞行员们打交道。“我会把技术手把手教给‘小飞’,包括我的飞行经验里哪些是确保安全的。只要‘小飞’做得不符合我的预期,我就会狠批他们。”李江河举了个例子,在飞行中年轻飞行员想去洗手间,按照他的要求,必须首先摘耳机,然后调整座椅,最后解开安全带。回来时这个流程正好反过来。“这些没有具体的标准,但最后松安全带能够确保万一飞机颠簸时不至于稳不住身子。很多‘小飞’习惯性地先松开安全带,我见一次批一次。”李江河在意飞行中的每一个细节,“我确实事儿比较多,但我每次批评‘小飞’都有道理可循。”

李江河教育年轻的飞行员还有一套“刺激疗法”。前几日,有个飞了近1000小时的年轻飞行员跟他一起飞。飞机降落期间,距地面还有几百米盲降的时候,他发现小飞的手并没有放在驾驶杆上。“机长失能了!”他突然喊了一句,身旁的小飞立刻手忙脚乱,一时间吓坏了。他紧接着边操作边教育对方:“以后必须时刻把手放在驾驶杆上,所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会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发生。”事后,小飞表示“把手放在驾驶杆上”这句话真是根深蒂固地刻在了脑中,“想起来李教员的‘刺激疗法’就后怕,再也不敢大意了。”

这位平日里和蔼可亲的飞行大哥在担任模拟机教员的角色中绝对可以称得上年轻飞行员眼中的“犀利”教员,许多年轻人对于这位“魔鬼教头”畏惧三分,因为李江河对于坚持“安全飞行”这条准则从来都是铁面无私。他还有着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法,注重培养学员学习方法,他要求学员一定要自己记笔记,“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还会给学员们布置“回家作业”,让学员们工作之余带着问题研读书籍资料,这样才能更加记忆深刻。在李江河手下教出的优秀机长数不胜数。一名他带过的飞行员告诉记者,李教员是严谨细致的典范,“他始终坚持标准不放松、动作不走样,让我养成了好的习惯。”

采访中,耿直的李江河特意提到,虽然自己带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飞行员,但如今肯主动求教飞行问题的年轻人却少了,“我倒是希望他们遇到难题可以主动给我打电话,有问题及时解决。想当年我当‘小飞’时都是追着教员问问题的。”

这个机长不太冷

现身客舱解释延误

与对待年轻飞行员的“严苛”不同,李江河对待旅客可谓是“春天般的温暖”。对于许多旅客来说,机长是那个在驾驶舱里不轻易露面的人,充满了神秘感。当然,机长不常露面也是有原因的,机长的人身安全和情绪状态关系着飞行安全,尤其在旅客情绪不稳定时,机长为了安心驾驶,通常情况下不会与情绪不稳定的旅客直接接触。

李江河对此表示,飞行员没有那么高大上,在不威胁到人身安全和心理状态的前提下,与旅客沟通也无可厚非。“我们有时候会把飞机比喻成大三轮,机长就是三轮司机嘛!”

一次李江河执行一个飞宁波的航班时,航班延误,旅客当时已上机,等了许久飞机也没有起飞。在乘务员的解释后,有旅客表示:“我不信你说的,我想见机长,机长最权威了,让机长来给我们解释行吗?”

乘务员无奈之下请示机长。李江河确认该旅客并无明显情绪波动倾向之后,当即走出驾驶舱向该乘客耐心解释航班延误的原因。该旅客表示理解后又表示,飞机上太热了,自己想下机休息,还想吃饭喝水。李江河在确认航班还需等待后,耐心安排所有旅客到有空调的候机楼休息,并为每位旅客提供饮食。“当时旅客们都很满意,这时候我也给旅客提了要求,那就是我通知登机的时候不要磨蹭,不然可能又会等很久。”李江河得意地说,“两个小时后我一通知登机,130位旅客一溜小跑就上来了,不到5分钟就上完客,特别配合。”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李江河解释说,在他确保自身安全和心理状态不会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自己很愿意与旅客直接对话。“在他们心中,机长是权威的。我解释后,他们就像吃了定心丸,可能真有想闹事的也会就此罢休。旅客们也只是想要个解释而已,机长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神秘。”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窦静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