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一线民航人脚踩60℃“铁板”工作

核心提示: “枯藤老树昏鸦,空调WiFi西瓜,葛优同款沙发。夕阳西下,我就往上一趴。”连日的高温酷暑让这个画面成为许多人的梦想,更有段子手高喊:“我这条命是空调给的。”可在气温动辄五六十度的机坪上,四下无遮无挡,头顶烈日炎炎,脚下像铁板烧,更没有空调和WiFi,却有这样一群人在酷暑中坚守。他们有的要猫在不透风的货舱里搬运货物,有的为了不让汗湿透工装特意多穿了一件背心,有的要在闷热的夜里工作到两三点。

  给飞机加注燃油时,工作人员只能在暴晒的停机坪上工作。  货物装卸队员顾不上擦汗,抓紧时间装卸货物。  7月27日下午的济南机场,地表温度高达60℃。

“枯藤老树昏鸦,空调WiFi西瓜,葛优同款沙发。夕阳西下,我就往上一趴。”连日的高温酷暑让这个画面成为许多人的梦想,更有段子手高喊:“我这条命是空调给的。”可在气温动辄五六十度的机坪上,四下无遮无挡,头顶烈日炎炎,脚下像铁板烧,更没有空调和WiFi,却有这样一群人在酷暑中坚守。他们有的要猫在不透风的货舱里搬运货物,有的为了不让汗湿透工装特意多穿了一件背心,有的要在闷热的夜里工作到两三点。

文/本报记者 廖雯颖

片/本报记者 戴伟     

货舱像蒸笼

只能猫着腰搬货

7月27日下午2点,气温34℃,济南机场已经连续多日地表温度保持在60℃左右。一出有冷气的候机楼,一股热浪就将人裹住,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5分钟不到,记者的身上已经出了汗。

“今天和前几天比已经不算很热了,稍微有点风。每年都要热这么两个月,都习惯了。”湛其民是山航货运部济南货站装卸队队长,从1995年从事外场装卸至今。20年的风吹日晒,让现实中的他和证件照里那张1998年的面庞相比,黑了N个色号,也多了不少沧桑的痕迹。和记者说话的工夫,湛其民黑红的脸上已经淌下了成串的汗珠,胸口上的汗也一串串渗进工服里。

和记者没聊几句话,一架飞机落地了。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湛其民和8个队员开始搬货。飞机存放货物的货舱空间很狭小,只能容得下最多两人,必须猫着腰在里面搬运。因为这架飞机货物不算多,只需要一个人蹲在货舱里,其余人在外接应。十几分钟的时间,队员们手脚麻利地把货物从飞机上运下来,再放进推车里。“货舱里面不通风,太闷了,像个大蒸笼,还是外面舒服,有风!”

顶着飞机发出的巨大的噪音,从货舱里爬出来的队员扯着嗓子对记者说,湿透的身上仿佛刚洗了个澡。他揉揉眼,抹去眼周围的汗珠,刚才额头上大颗汗珠往眼睛里流,虽然难受却顾不上擦。

下午天气最热,也是湛其民他们最忙的时候,刚运走一飞机的货物,另一架飞机又落地了,另一组队员早已等候在旁。因为这批货多,还没来得及休息的队员又赶去帮忙。“货运的活儿不好干,很多年轻小伙子干了一两个月都受不了,走人了。”湛其民告诉记者,他从早上5点一直要忙到下午5点,还有队员要坚持到夜里,等最后一班航班落地才能休息。

27日当天,一共有60多架飞机的货物要装卸,多的时候一架飞机有三四吨货物,一天下来少说要装卸一百多吨货。“力气使大了,忙完一趟手都发颤。”因为反复进入货舱,在不足1.2米高的狭小空间弯腰费力,时间久了,或多或少都有腰伤,经常需要针灸治疗。

“单位也给我们发腰带,但是戴上干活不利索,就不愿用。”同样的道理,尽管穿长袖能让皮肤少一些阳光的炙烤,但是会摩擦肘部,干活不得劲,大家都宁愿穿短袖。

高峰期过去后,湛其民他们可以到休息室歇一会儿。比起闷热的停机坪,这里就是天堂。有空调、座椅,有备好的藿香正气水、清凉油,绿豆汤每天一桶,西瓜每天20个,还有一台冷饮机提供冰镇果珍。大家在这里大口吃瓜、痛快喝水,享受片刻的清凉后,又投入下一场战斗。

发动机旁150℃

一天喝七八桶水

谁是机坪上最辛苦的人?除了货运就是负责检修飞机的机务人员。哪里有飞机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一天的忙碌从上午第一架飞机落地开始,一直要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检修完最后一架飞机才能结束,有时甚至直接迎来了黎明。

白天飞机过站时的检修比较简单,通常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完成。接到飞机即将抵达的指令,机务人员就要站在指定的位置等候,飞机一落地,他们就开始按照工卡对照着一项一项逐一检查:飞机起落架、发动机、机身前后左右、轮胎……有没有磨损、渗漏、损伤……

停机坪上,酷暑的阳光白得晃眼,整个人都暴露在空气里。“太刺眼了,我们的工作又对视力要求很高,需要及时发现问题,容不得一丝马虎。我们也配了墨镜,但是戴着墨镜又会影响视线。”一位机务人员一边说着,一边提醒记者不要靠近飞机的发动机。“飞机刚停,发动机边上太热了,别烫着!”说罢,他自己却拿着厚达7页的检查单,朝着温度超过150℃的地方走去。

在飞机旁呆上短短十几分钟,汗水就会浸湿前胸后背。济南机场外场指挥保障中心的机务周林告诉记者,工装被汗水打湿后会变得透明。为了避免尴尬,他特意在里面多穿了一件背心。一天下来,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工装上能结一层白白的盐花。“幸好衣服是长袖,不至于把胳膊晒出两截色,可惜脸刚入夏没两天就晒黑了。”

“能把我照片处理得白点吗?我不想媳妇看了心疼。这几天都是夜里回家,媳妇没怎么看到我的脸。”一位山航机务看见自己被拍,有点不好意思。

每年酷暑来袭,机务人员已经习惯,因为汗出得太勤,如果不及时补充水分,嗓子很快就会干哑。“我们20多个人,一天得喝七八桶水。准备得好,一般不会中暑。”山东太古公司机务朱秀山开玩笑说,“夏天热是热,多出点汗就是了,活还是好干的。冬天更难受,停机坪上风又大,吹得全身冻僵了,手指头也硬了,有些细致活干不了。”

比起白天的过站检查,晚上的航后检查更难受、更熬人。检修一架飞机动辄两三个小时,人的精神状态不比白天。“后半夜还是闷,风吹着也是热的,人那时候相当疲惫。”朱秀山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窦静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