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牵手远山追梦人——济铁双职工张持正和谢明香夫妇的故事

有一种精神,让彼此砥砺同行;有一种坚守,让彼此共筑爱巢;有一种传统,让彼此矢志不渝。 

他,张持正,集团公司调度所列车调度员。 

她,谢明香,淄博车务段大昆仑站货运值班员。 

他和她是生活中的夫妇,工作上的战友。结婚19年来,他们把彼此的成长之路、家庭的经营之道,合并成共同的志向,延展在铿锵有力的铁路线上。 

源迁站牵缘 

坐落在淄博至泰安间辛泰线上的源迁站,因站址迁出源泉镇而得名。山里的绿皮小火车,至今已运行43年,是集团公司精准扶贫的庄户列车。 

1994年8月,张持正从淄博铁路运输学校毕业,分配到原辛店车务段源迁站学习连接员,俗称“调车猴子”。 

两年后,谢明香从南京铁路运输学校毕业,也分配到了大山深处的源迁站,学习站务员,被誉为“站花”。 

这个四等小站设在如画的山上。青山如黛,绿水如蓝,小站是画中最亮眼的主体,洋溢着蓬勃生机。 

山里本就人烟稀少,源迁站每天上班职工也就四五个人,除了一身路服尚能显示身份的区别外,铁路职工和村民熟得就像一家人。从南方城市来的谢明香,聪明,漂亮,眼神澄澈得像泉河的水,很快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大山里的风光虽然很美,但封闭和落后却是不争的事实,与青年学子学有所成后期盼学有所用的理想抱负,相去甚远。 

巨大的落差,无边的失望,如站前的山林,层层叠叠。好在读过的书已经渗入骨髓,帮助她在困境中明事理、辨是非,决定扎根小站,用过硬的业务仗剑闯天涯。 

一有空闲,谢明香就捧起书本汲取知识的营养。办公桌上、单身宿舍、手提包里,《铁路货物运输规程》《铁路货物装载加固规则》《铁路危险货物运输管理规则》等基本规章,让她于青山绿水间百读不厌。 

“铁路货运靠规章说话。不了解基本规章和现行规定,既是对工作不负责,对货主不负责,更是对自己不负责。”明香的想法朴素而现实。 

大山有情,小站有意。谢明香好学乐业、勤勉扎实的突出表现,很快引起了同事们的关注。在大伙的撮合下,张持正向她展开了热情的攻势。 

俩人上班互相提醒“安全第一”,下班一起切磋规章业务。持正稳重大气,明香温柔有礼,情侣搭档羡煞旁人。 

因为一个单位,又志同道合,从生活到工作,都是他们聊不够的话题。1999年,张持正与谢明香鸳鸯谱订成佳偶,伉俪和谐向未来。 

小站“锦程” 

生活上的归属感和幸福感,给了彼此更多上进的动力,在一步一个脚印的青春路上,持正和明香洒汗水于深山小站,各自演绎着不同的精彩。 

在大山里工作,单身汉子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找对象难。而张持正无疑是幸运的。因为他的足够优秀,使他在婚恋问题上早早就“持证”上岗,步入了婚姻殿堂。 

山里的生活单调但不乏味,贫瘠却有规律;上班舒畅大交通,下班经营小日子,没有惆怅,没有失望,只有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像山草一般自由生长。 

婚后几年,持正从调车员到调车长,再到车站值班员,岗位不断升级,责任不断加大。工作的历练带来心智的成熟,渐渐体会到了安全生产是如此沉甸甸的。 

调车长既要组织好调车作业,还要时刻掌握连接员、扳道员的作业是否到位;不仅要保证自身安全,还要保证伙计们的安全,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2000年9月,持正升任车站值班员,面对一趟趟呼啸而过的列车,他备感责任重大。旅客的安危,货物的畅达,发出一句口令,下达一道命令,按下一个按钮,排列一条进路,无一不是字字千钧,事事九鼎。 

同年,俩人的宝贝儿子诞生了,取名张锦程。温馨的二人世界,由此变成了更加稳固的三口之家。 

初为父母的小两口,对家庭的理解慢慢丰富起来。一家三口挤在一间6平方米左右的单身宿舍,两张单人床拼成一张大床,摆上衣橱,就没有站脚的地了。条件虽苦,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 

2002年,因为孩子入托问题,段领导照顾谢明香从源迁站调到了淄川站。淄川距离他们在博山的家有20多公里,明香每天早上5点起床,步行20分钟到博山站,坐5点40分的火车去上班,2岁的孩子就只能自己在家。“经常是我前脚刚出家门,孩子就醒了,光着屁股跑到客厅给我打电话,哭着找妈妈。” 

冬天的早6点,城市还没醒来。明香和公婆约定7点去接孩子送到幼儿园。“铁路的孩子好像是从小就懂事,从小就接受了独自在家,从小就习惯了铁路工作的节奏。” 

2004年6月,持正调到淄博车务段北牟站任兼职副站长。从博山到北牟近100公里,大多是弯弯曲曲的山路,坑坑洼洼,持正骑摩托车要2个小时,到了站上灰头土脸的,颠得手脚麻木,下车都站不稳当。 

“那时,一个星期休息2天,有时刚到家,站上有事,接个电话又急着回站上了。”铁路人半军事化的作风在持正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上班时领导的指令,下班后同事的电话,都是命令,都要服从。 

圆了调度梦 

就像党的十九大报告所言: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 

持正当然属于前者。2011年8月,通过路局公开招聘,他调到路局调度所任辛泰台列车调度员,走进了这座神秘的大楼。 

还在车站工作的时候,对调度员工作的羡慕和向往,一度让持正觉得那就是自己的天花板。“以前感觉调度员神通广大、博学多闻、位高权重、指点江山,好不自在。” 

可当他真的踏进调度大厅,才真正读懂了调度员:工作强度高,安全压力大,既要熟练掌握大量规章规定,又要熟知铁路各工种的业务范围、工作流程、作业标准。关键是,面对各种突发应急情况,必须有强大的快速反应能力和正确处理能力。 

记者在调度所看到,持正所在的调度台,一个人要面对9台显示器,每个显示器的屏幕上都呈现着动态变化的运行图。3部电话此起彼伏,他几乎是在不停地说话,放下这部电话,立即接起那边电话。 

这样的工作强度,本来需要多补充水,但实际工作不允许。“喝多了水,没有时间上厕所。我们尽可能少喝水,少跑厕所。非去不可的时候,便请求邻台同事帮忙盯一会,一溜小跑去厕所,速去速回。” 

类似的矛盾还体现在吃饭上。调度员工作期间,要么顾不上吃饭,要么忙起来,一顿饭分成了若干次吃。常常是刚吃几口,电话响了,放下饭碗,抄起电话,陆陆续续忙到下班了,没吃几口的餐盘还在旁边放着。 

据粗略统计,一个调度员一个班次下来,至少要接2000个左右的电话。上班说话多了,下班就啥也不想再说了。 

调度员的工作是两头不见太阳。白班,他们一般6点30分,甚至更早就到单位了,提前熟悉上个班的情况;晚上20点30分下班,因为下班后还要参加学习,或者是开会。 

夜班,他们一般是18点30分到,次日早上下班也要学习、开会,回家后倒头睡到晚上。 

持正所在的辛泰台全线管辖43个车站,总里程近400公里。除了正常的客运业务外,三分之一的车站有货运业务,莱钢站、颜庄站更是路局卸车大户,每日吞吐量十几万吨。 

辛泰台全线单线,线路情况复杂,因为回旋余地小,列车调度难度更大。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和释放运输能力,节约并压缩运输成本,持正和他的同事们必须更加精心精细地对线路进行调整和设计,以最佳的列车调整方案,指挥列车运行。 

事业任重道远,责任重于泰山,惟有实干才能让梦想成真。小到一趟车最晚几点开,可以交分界口;几点开可以管重有效,几点到能装车有效……生产组织中的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调度员心中有数,用高智商、高情商,合理而高效地下达调度命令。“调度员的一言一行,处处是黄金啊。”持正自豪地说。 

不仅如此,持正和他的伙计们还要和4个临台的同事紧密协调配合,熟悉其他台的线路使用情况,才能使列车运行在兼顾各种因素的情况下,更加合理、有序、安全、高效。 

在调度所采访的那个上午,持正一直在忙,电话接到手软,记者便逮住他的值班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张海滨进行采访。 

“调度所现有500多名调度员,60%以上是和持正一样的通勤职工,家不在济南。” 

“单身调度员的生活太苦了,父母生病住院顾不上,孩子怎么长大的不知道,一次家长会也没开过,很多生活的细节都错过了,每次想来,都深深地愧对老婆孩子,愧对双方父母。”话没说完,张海滨就哭了,老半天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为了丰富单身调度员的工余生活,张海滨想了很多办法,在不影响大家休息的前提下,组织爬山、打球、拍MV,用正能量的、昂扬健康的生活方式,占满他们不回家的日子,避免他们沾染不良嗜好。 

再次去采访,记者在调度大厅见到了调度所党总支书记尹卫东。他指着繁忙的调度员说:“他们工作期间精神高度紧张,稍微精力不集中,就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甚至给国家带来负面影响。调度员既要体力好,又要精力好;既要思想好,又要业务好。” 

就像剥竹笋,愈深入采访,对调度员的理解就越深,也越接近他们的酸甜苦辣。 

调度员既是指挥者,又是践行者。他们一个班次的工作时间长达15个小时左右,时间长,节奏快,工作压力和安全责任越来越大。 

“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做好调度员的心理调节,在个体自我修复、自我完善的基础上,他们也需要心理疏导,需要搭建健康乐观的心理环境。” 尹卫东说。 

济南局集团公司现有调度员的家庭分布在全省各地市,供电调度员的家庭住址甚至分布在全国各省。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回家很少,一年下来,和同事相处的时间竟然是与家人相处时间的6倍以上。 

“多亏了职工家属的理解和奉献,才有了调度员长年累月默默无闻的坚韧付出。”尹卫东动情地说。 

尹卫东说,张持正只是调度员工作和生活状态的一个典型代表。尽管每个人都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至今,没有一个调度员找组织讲家庭困难。 

持正就是轻伤不下火线的一个例证。2017年10月,由于改三班连轴转,长期的劳累造成他免疫力下降,一次受凉后引起面瘫。由于所里列调人员紧张,他只在家休养半个月就带病上班了,每天下班后一个人到医院针灸治疗,两个月了都还没恢复健康。 

“没必要给领导汇报。”持正说,“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儿子,但我是一名合格的列车调度员。” 

其实,调度所就是集团公司的作战指挥部,要根据现场汇报下达指令,每一件行车事故的分析,首先要分析调度员的指挥是否得当,此乃安全压力。 

另一个就是生产压力。虽然任何时候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但效率指标同样重要。尤其是货运完成的各项指标,牵扯到机车牵引中停时、车辆周转、编制计划等方面的全面考量,力求方案更优;日均装车、卸车、空车来源,需要调度员深思熟虑,下达每一条口头指令。 

巾帼不让须眉 

就在张持正不分日夜地倒班跑通勤的日子,谢明香夫唱妇随,在淄博车务段绽放出别样的光彩。 

2005年,30岁的明香第一次参加技术比武,从未接触过集装箱工种的她,获得路局集装箱货运员技能竞赛的第三名。 

“我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接到段上通知参加比赛后,我熟背相关的规章制度,然后融会贯通到实际操作中。” 明香说话声音虽轻,却有力道。 

2007年路局组织练功比武,她被安排参加货运安全员比武,对没干过安全员的她来说,这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隔行如隔山”。困难面前,她除了每天照顾好上班的老公、上学的儿子、双方的父母,还要正常做好自己的工作。她把一分钟掰成两瓣用,挤出每一分钟零碎时间去研读规章条例,模拟货损处理,操作案卷编制,其中的酸楚只有她自己知道。 

持正看她学得不易,多次心疼地劝她:“咱们图什么啊?何必这么辛苦呢?” 

明香却说:“此山更比他山高,咬咬牙就翻过去了。”在那些咬牙坚持的日子里,她仔细研读每一条规章,甚至对每条规章中的重点字词都去揣摩理解。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当年的路局练功比武中,明香斩获了自己的第一个路局级的技术比武冠军。 

2015年,经过层层选拔,她成为了总公司技能竞赛货运值班员的参赛选手。相隔8年后,再返江湖,40岁的她无论身体还是记忆力,各方面都不及以往。相夫教子、孝敬老人,生活中的琐事叠加,压在她一个人身上。“持正的工作特点摆在那儿,家里指望不上他。单位领导器重我,咱不能撂挑子。” 

那段时间,适逢铁路货运改革,身为班组长的明香承担大量的管理工作,还要兼顾跑市场、搞营销、创办快运等日常繁杂的工作。 

一头是生活的艰辛,一头是工作的重任,人到中年的明香深感学习的困难更大,需要付出比以往多几倍的努力。 

路局集训期间,她得了重感冒,本该好好休息,吃药治疗,但担心吃了感冒药犯困,便放弃了治疗。劳累加压力,导致病情加重,明香患上了支气管炎,带着剧烈的咳嗽参加了总公司的技能大赛,获得了总公司货运值班员第七名的好成绩。 

初冬,记者在大昆仑站采访明香的同事。他们说,小谢为人朴实,处处坚持高标准、严要求,逢事要求尽善尽美。“别看她年龄比我们小,工作上却是一把好手咧!”“小谢不仅学习能力强,学以致用的能力更棒。把工作交给她,我一百个放心。”站长齐涛这样评价她。 

她生来就带着一股倔强劲儿,干起工作来有模有样,决不凑合。把工作做到最好,成了她的职业习惯。她整理的资料台账,规范、齐全;她所在班组的物品设施,必须定置管理;即便是对待临时性工作,她也要做到尽职尽责。忙的时候,一连二十几天都不休息。 

有一次,车站有项工作急需处理,刚刚下班的明香正在给孩子做晚饭,接到单位电话后,她狠心将正在发高烧的儿子一个人放在家里,往返30多公里,赶到车站处理业务,等到回家时都快22点了。儿子没吃饭,还发烧,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明香却潸然泪下。 

她家距离车站有20公里,每天早上7时30分,货运室里就能看到她擦地板的身影。偌大的大厅地面里里外外擦一遍,男人都会汗流浃背;清洁柜台上的玻璃,她主动包揽;长长的线路上,她把清除杂草分工到人,杂草多的责任区归她。 

采访中,她几次笑问记者,“您觉得我像女汉子吗?” 

“外形不像,实际上还真是呢。”记者如此回答。每一次装载加固,她都要到现场和男同事一样爬上爬下,检查装载是否规范、牢固。她是女人,很爱美,但工作起来却像个爷们,毫不含糊,不怕脏累,任劳任怨,用实干的精神感动着大家。 

货运值班员只是一名班组长,一没权,二没钱,说深了职工有意见,说浅了又不起作用,常常费力不讨好。她坚持真情感化,把职工的事看成自己的事,把他们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她是班组中年龄最小的,却更像是善解人意的大姐,总能及时发现职工的工作和生活困难,第一时间给予帮助和解决。时间长了,大伙都拿她当知心人,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上遇到事情,都愿意和她聊一聊、说一说。她所在的班组,就像一个温馨的小家,充满着和谐、向上的正能量。 

2016年,货运量下滑,谢明香作为货运班组的领头人,主动转变思维方式,开展精准营销,积极走访老客户,开发新货源。 

她和车站领导通过制定铁路议价方案和装载加固方案,解决吊装机械,协调配空车辆,邀请货主单位参观车站装运情况,主动联系到站,对装载货源发到站运输全程卡控环节进行拍照,终于打消了客户的顾虑,本来要通过汽运物流配送的货源转为铁路运输,提高了车站收入。 

每一滴汗水都折射太阳的光芒,每一份付出都照亮梦想的天空。多年来对工作的精益求精和真情付出,使明香获得了各级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自2005年以来,路局优秀共产党员、路局先进生产者、段十佳优秀班组长、段首席职工、段党风廉政建设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接踵而至。她所在的班组也多次获得路局、段先进班组的荣誉称号。 

亏欠和得到 

妻贤、子孝,心宽慰,有梦想就不觉得累。铁路行业独特的工作性质,让持正和明香在20多年的通勤路上,坚守梦想,追逐幸福。俩人互相理解,互相鼓励,用爱心、孝心、勤劳、奉献,演绎最真实的铁路夫妻的幸福日常。 

采访时,唯一看到俩人噙满泪水说过的一句话就是,“亏欠孩子太多了。” 

而恰恰是在他俩耳濡目染下成长的儿子张锦程,小小年纪就充满孝心、爱心、上进心。每次看见喜欢吃的东西,他总是先拿给爷爷奶奶吃;路上遇到行乞的残疾人,他会把自己的零花钱送给他们;学校组织给患病学生捐款,他总要比别人捐的多;班里的贫困生就是他家的常客,隔三差五邀请来家改善伙食…… 

连续多年的三好学生荣誉绝不仅仅是勤奋好学,还有尊老爱幼、乐善好施的传统美德。 

记者追根溯源来到张持正的父母家,见到了年愈七旬的两位老人。曾是淄博车务段博山站食堂厨师的张德斌老先生,一个劲地夸孩子们懂事,有正气,孝顺。 

从博山制药厂退休的持正妈妈,见到明香就像娘俩一样亲:“俺儿媳太好了,待俺就像亲妈一样。” 

2017年8月,明香的母亲摔倒导致肋骨骨折,父亲患脑血栓,婆婆重感冒输液,公公面瘫针灸,四个老人躺在医院里。 

家里还有上高三的儿子需要按时吃饭。她每天开车160公里,在单位、娘家、婆家三地来回奔波。长时间开车加上对四位老人病情的着急,使明香的颈椎疼得要命。持正顾不上家事,懂事的儿子下了晚自习,主动给她拔罐缓解疼痛。 

青春是用来奋斗的,也是用来奉献的。 

张持正夫妇把最美好的青春,用在了最壮丽的铁路事业中。最初的梦想早已融进血液,像山泉一般汩汩流淌。时代的洪流中,滚滚的车轮上,他们是中国铁路腾飞的参与者,以身为铁路人为最大幸福。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相华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